首頁 >> 正文
                  武威亥母寺遺址出土250余片西夏文獻
                  2018年01月16日
                  來源: 甘肅日報
                  【字號: 】【打印

                  ????記者近日從省文物考古所獲悉,武威亥母寺遺址兩年來共發掘250余片西夏文獻,這是繼黑水城、西夏陵、拜寺溝方塔、山嘴溝石窟、敦煌莫高窟等地發現西夏文文獻后,出土數量最多、最集中的一次,極大地豐富了西夏學研究的文獻資料。

                  ????武威亥母寺遺址是西夏時期創鑿的藏傳密教靜修之地,也是我國現存較早的藏傳佛教遺址。遺址由4個洞窟及窟前建筑遺存組成,面積9800平方米。近兩年,省文物考古所清理發掘洞窟兩座(01、03窟),清理各類遺跡25處。出土遺物以文獻、佛教遺物、生活用品及建筑構件四大類為主,兼有少量兵器、碑刻、錢幣等物。

                  ????據亥母寺遺址考古隊領隊趙雪野介紹,亥母寺遺址出土文獻以西夏文文獻為大宗,兼有漢文和藏文文獻。其中,以西夏文文獻的發現最為重要,有木質和紙質兩類。木質文獻只發現一件西夏文木牘。紙質文獻250余片,分印本和寫本兩類,字體也有楷體和草書兩種形式,內容則以佛經為主,另有天盛年紀年殘片、辭書《音同》殘片、軍抄條律殘片、習字紙殘片等社會文書和世俗文獻。這些文獻不僅為西夏的語言文字、社會歷史、宗教儀軌、裝幀印刷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實物基礎,也促進了西夏學學科體系的健全和發展。

                  ????此外,亥母寺出土佛教遺物主要為“擦擦”,即模制的泥佛或泥塔,共發現7萬余枚。另有唐卡、經幡、小型佛造像、佛造像泥范、佛手、佛足及佛畫像殘片等物。這對研究西夏以來武威地區的佛教儀軌、佛教藝術等具有重要價值。同時,也是歷史上武威地區佛教興盛并延續不斷的實物證據。?(記者 施秀萍)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67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