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1·23”自焚事件給人們的警示
                  2018年01月26日
                  來源: 凱風網
                  【字號: 】【打印

                  ????2001年的1月23日,正值中國農歷除夕,7名“法輪功”癡迷人員在天安門廣場集體自焚,造成2死3重傷的慘劇,這就是駭人聽聞的“1·23”自焚事件。

                  ????“法輪功”人員自焚案又何止這一件。此前此后,發生過多起自焚慘案:1999年7月25日,山西屯留縣王莊煤礦退休工人李進忠和王莊礦職工子弟、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學院學生常旭馳因練習“法輪功”而走火入魔、自焚身亡;2000年4月4日,吉林九臺市的閻繼剛為了追求所謂的“圓滿”,在二道溝鄉西山村的野地里舉火自焚。2000年4月7日,河南省息縣項店鎮曹集村曹麗,帶著1歲的兒子在家中一起自焚身亡;2001年2月16日,湖南常德人譚一輝來到北京,在海淀區萬壽路當街自焚身亡,時年25歲;2003年9月29日,河南省濟源鋼鐵公司職工王保濤在濟源市世紀廣場自焚身亡;2004年初,湖北省紅安縣劉杏桃在自家自焚造成大面積燒傷,搶救半年后不治身亡;2005年11月2日,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李曉英在北京市南長街南口東側便道上自焚死亡;2006年1月24日,江蘇省如皋市白梓鎮朱正峰自焚身亡……

                  ????這些慘案只能證明一點:“法輪功”癡迷人員自焚絕非偶然,都是李洪志歪理邪說惹的禍。近幾年來,“1.23”自焚事件受害者劉思影的母校開封市順河區蘋果園中路小學每年都要開展“校園拒絕邪教”警示教育;另一名受害者陳果母校中央音樂學院也曾舉辦回顧“1.23天安門自焚事件”暨“崇尚科學、抵制邪教”座談會。警示教育當然不僅面對在校師生,更要面對廣大民眾。那么,“法輪功”人員自焚事件帶給人們哪些警示呢?

                  ????劉思影、陳果母校進行“拒絕邪教”警示教育

                  ????警示一:要珍愛生命,就得遠離邪教。

                  ????生命只有一次,珍愛生命是人類當然的理性選擇??衫詈橹緟s說,“人肉身的表面──后天形成的身體,其實什么都不是?!薄叭说娜馍硎亲铙a臟的。是根本就不能帶到天上去的?!薄昂芏嗵靽揪筒辉试S你帶身體回去的,你們帶回去就等于破壞了那里的法?!蹦切┳苑僬?,正是為了丟下骯臟的肉身,奔赴“法輪世界”,才引火自焚的。癡迷者王進東、郝惠君、薛紅軍等人在聽信劉云芳的煽動后興奮地說,“我悟到‘圓滿’了?!畧A滿’就是什么都要放棄,人‘圓滿’后能白日飛升,直奔‘天堂’?!崩詈橹具€要求弟子“放下最后的執著”即對生命的執著,驅使弟子“棄身圓滿”。邪教是生命的殺手,“1.23”自焚慘案和全能神釀成的麥當勞餐廳殺人案,就是明證。

                  ????警示二:要綻放青春,就得遠離邪教。

                  ????2017年年底,微信朋友圈被18歲刷屏。不知是誰,無意中翻出了自己18歲的照片,瞬間引爆朋友群,紛紛曬出自己的18歲,為什么大家會如此跟風,主要應該為了紀念青春,我們的青春已經一去不復返。那是對舊時光的懷念,更是對青春的留戀。青春美好浪漫,富于活力,充滿希望。然而,“法輪功”自焚者卻用自己點燃的火焰,摧毀自己的青春?!?·23”自焚事件中,有兩個年輕人的死傷尤其令人痛惜。一個是河南省開封市蘋果園小學五年級學生劉思影,小思影死亡時僅12歲,正值豆蔻年華,一個含苞待放的小蓓蕾就這樣被邪教之火吞沒了。小思影在接受采訪時說自己“被媽媽騙了”,思影承認,她認真讀過《轉法輪》,向往“滿地是金子的法輪世界”,才一度覺得自焚行為很“勇敢”。另一個是在中央音樂學院讀大二的陳果,她是被母親郝慧君帶上自焚之路的。19歲的陳果,正值青春年華,學業成績突出,獲獎多多,1995年,她曾隨少兒藝術團先后兩次到東南亞等地演出;如果不是誤登邪船,一定很有前途。自焚后,陳果雖然保住了性命,卻毀掉了青春,毀掉了事業,毀掉了美好的人生前途。其實,即使不算極端的自殺、自焚行為,習練法輪功也必然會埋葬青春,道理很簡單,李洪志的那套歪理邪說就是青春的殺手(試問,哪個練法輪功的青少年不是暮氣沉沉的?),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反偽科學斗士何祚庥才特別反對青少年練法輪功。

                  ????網絡圖片

                  ????警示三:要維護家庭,就得遠離邪教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是人生的港灣。家庭完整,才談得上幸福美滿。邪教鼓吹“去情疏親”,毀害無數家庭?!?·23自焚事件”發生后,當事人無論是死、是傷,還是僥幸未曾傷亡,都給他們的家庭帶來無可挽回的損失。劉春玲、劉思影母女皆亡,一個家庭徹底完了。郝慧君、陳果母女都是重度燒傷,面目全非,肢體不全。她們曾一度喪失了活下去的勇氣。其實,即使在自焚事件中沒有傷亡的癡迷者,其家庭也遭受到重創。自焚未遂者劉葆榮的丈夫、開封市廣播電視局事業管理科科長呂進軍就向記者憤怒控訴“法輪功”毀壞家庭的罪惡,他說妻子自從練上法輪功后就很少過問家事,參加自焚是因為“練得走火入魔了”。呂進軍表示:“作為受害者家屬,我們強烈要求政府堅決將‘法輪功’斬草除根,徹底鏟除?!弊苑俳M織者劉云芳的妻子李秋莉也控訴說:丈夫迷上“法輪功”后,“能掙的錢也不想掙了,成天家務活不干,孩子的事也不管,與親友不來往,與家人也無法溝通”,與家里人“經常吵架。我們擔心他會出事,果然出了事?!ㄝ喒Α媸呛θ瞬粶\,毀了我們全家?!?/p>

                  ????“1·23自焚事件”雖然已經過去17年了,可它給當事人及其親人造成的傷害可謂創巨痛深,這輩子也無法抹除。只有吸取教訓,遠離邪教,才能防止類似的悲劇重演。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2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