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有人侵占黃河河道多年 行政部門怠于監管被判違法
                  2018年04月17日
                  來源: 蘭州晚報
                  【字號: 】【打印

                  ????原標題:有人侵占黃河河道多年 行政部門怠于監管被判違法

                  ????侵占黃河河道多年,收到處罰決定書后置若罔聞,面對甘肅凱瑞混凝土有限公司的違法行為,蘭州市城關區農水局也未履行法定監管職責。對此,城關區檢察院作為公益訴訟人,將城關區農水局告上法庭。4月16日,蘭州鐵路運輸法院公布案件一審判決,城關區農業水務局怠于履行法定監管職責的行為違法。

                  ????指控——

                  ????黃河河道受侵害三年之久對多份行政處罰決定書置若罔聞

                  ????經審理查明,2008年10月10日,第三人甘肅凱瑞混凝土有限公司于與蘭州市城關區青白石街道上坪村村民劉林簽訂了《土地租賃協議書》,在位于上坪村小砂溝橋東側約20畝地的黃河自然河道上,建造大中型商品混凝土攪拌站一座,包括一棟三層樓宿舍、四座大型混凝土生產設備,還堆放了大量砂石等原料。第三人凱瑞公司在2008年籌建混凝土攪拌站時未向黃河水道監管部門進行申報,在未經河道管理部門許可的情況下,被蘭州市人民政府列為違法侵占河道經營的商砼廠。

                  ????2014年1月17日,被告城關區農水局水政監察大隊對第三人凱瑞公司未經批準在河道內存放物料、修建廠房或者其他建筑設施的違法行為立案調查,并于同年1月25日作出城關區農水停字(2014)1號《責令停止水事違法行為通知書》,責令第三人凱瑞公司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同年3月26日,被告城關區農水局作出城農水罰字(2014)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對第三人凱瑞公司處以罰款十萬元,同年6月5日、7月7日、8月8日,被告連續向第三人凱瑞公司發出《催繳罰款通知單》,罰款至今仍未執行。直至2016年,被告城關區農水局連續針對第三人凱瑞公司作出《關于敦促黃河城關段河道內違法建設清理搬遷的通知》(2016年3月7日)、《關于責令停止黃河城關段河道內違法建設通知》(2016年4月27日)、《督辦通知》(2016年6月24日)、《關于實施蘭州市黃河干流防洪工程限期拆遷的通知》(2016年9月6日),責令停止生產,盡快選址進行搬遷。第三人凱瑞公司因廠址選擇、職工安置等問題未能進行停產搬遷,被告城關區農業水務局也未采取進一步有力的行政監管措施,該處河道仍處于非法占用狀態。

                  ????2016年5月16日公益訴訟人城關區檢察院決定立案審查,并于同年5月24日向被告城關區農水局發出檢察建議,要求城關區農水局行使行政監管職責。但被告城關區農水局在收到《檢察建議書》一個月后未將整改情況向公益訴訟人進行回復。公益訴訟人認為被告城關區農水局作為城關區范圍內黃河水道的行政主管機關,對第三人凱瑞公司違法占用河道的行為未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進行糾正,凱瑞公司繼續生產經營,致該段黃河河道依然處于受侵害狀態,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河道管理條例》相關規定。公益訴訟人就此向法院依法提起行政公益訴訟。

                  ????辯解——

                  ????“占用河道不歸我管”“占用河道合情合法”

                  ????被告城關區農水局辯稱,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關于黃河甘肅段防洪可行性研究報告的批復》對黃河甘肅段的提防進行了劃定,現已開始施工建設。堤防線劃定后,該段黃河即屬于有提防的河道。而根據劃定的提防線,第三人凱瑞公司所占用的場地,不在劃定的提防線之內,即不在河道管理范圍內。因此,自提防線劃定后,對于第三人凱瑞公司占用的不在河道管理范圍內的場地,答辯人已經無權管理,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問題。

                  ????第三人凱瑞公司述稱,混凝土攪拌站系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政府青白石街道辦事處依法立項,且經蘭州市城關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依法備案通過的建設項目,不屬于違法建設。凱瑞公司至今仍未搬遷系因新選廠址相關手續無法完善、相關拆遷補償事宜未予以解決。凱瑞公司搬遷還涉及200名退伍軍人、下崗軍屬及大中專院校學生、農民工的就業,以及簽訂的數億元商品混凝土供應合同的履約。

                  ????審理——

                  ????行政部門怠于履行法定監管職責

                  ????蘭州鐵路運輸法院審理后認為,公益訴訟人提起本案訴訟符合法定起訴條件。本案被告城關區農水局是該行政區域內的河道主管機關,具有河道監管的法定職責,被告主體適格。本案第三人凱瑞公司所占場地屬于黃河河道管理范圍,且遭遇十年一遇的洪水時,廠址地面既已進水,廠址低于歷史最高洪水水位線。雖然第三人凱瑞公司經立項取得工商營業執照等手續經營至今,但一直未取得河道主管部門的批準,致使多次被作為黃河河道城關區段內違建清理的對象,被告對第三人作出了罰款十萬的行政處罰,第三人未提起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該處罰決定已發生法律效力,第三人存在違法占用河道建商砼站的事實。被告城關區農水局針對第三人凱瑞公司的違法行為作出了責令停止違法行為和罰款十萬元的行政處罰,但處罰決定發生法律效力后,被告城關區農水局僅發出了三份《催繳罰款通知單》,未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致使罰款長達三年之久仍未追繳到位;同時被告城關區農水局針對第三人凱瑞公司逾期未拆除違法建筑物、構筑物、恢復原狀的行為,未實施強行拆除措施,故被告城關區農水局怠于履行河道管理法定職責的事實存在。

                  ????法院一審判決如下:一、確認被告蘭州市城關區農業水務局怠于履行法定監管職責的行為違法。二、責令被告蘭州市城關區農業水務局繼續履行行政管理職責。 (記者許沛潔)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94964